计划生育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长篇小说后山儿女连载第三十期抚 [复制链接]

1#
治疗白癜风老专家 http://www.tlmymy.com/

五十九、抚幼女费尽心与血

风雨沧桑泪沾衣,吃苦受罪心欢喜。

前世有缘喜相逢,费尽心血抚爱女!

多么美丽的夏夜,晶莹的星星在无际的天空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;叫蚂蚱、蚧黑蟆、夜蝙蝠,在草丛中、池塘里、庄稼地里轻轻地唱出优美抒情的歌曲。辽阔的田野在静穆的沉睡中,那碧绿茂密的庄稼,那潺潺流动的河水,那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,那散发着馨香潮湿气味的野花和树叶,那浓郁清新醉人的空气,都给这迷人的夜色增添了诱人的色彩。

当了国家干部又是人民警察的范承裕,星期天他都要回去看望年迈的奶奶与孤独寂寞的父亲。有时候他给奶奶买些好吃的,给父亲买些治咳嗽气喘的药物。承裕三十多岁,时常挂念着奶奶与父亲。节假日他都要带着礼物,回家看望风烛残年的奶奶和形只影单的父亲。说实在的,他虽然是国家干部人民警察,但也挣不了几个钱,还得养家糊口。奶奶见了面免不了要数唠几句。千叮咛万嘱咐:“承裕你可要好好干,听毛主席的话,跟共产党走。说话办事要按照上级政策和原则,千万不能搞斜的歪的贪占钱财。咱们祖祖辈辈都是受苦人,好不容易出了你一个吃俸禄的国家干部人民警察。范家的祖训就是饿死也不说没吃饭,冻死也要迎风站。为乡亲们能办的你可以帮忙,违反政策和法律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办。俗话说,能吃酒就举杯,吃不了酒就推杯。可不能为了众人,害了自己。”承裕耐心听着奶奶语重心长的话语,感到无比亲切。他笑着对奶奶说:“奶奶您放心吧,孙儿不会干那歪的斜的。没有权势,也不会贪占钱财。我要以拼搏奋斗的精神和脚踏实地的奉献,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努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要对得起祖母和父辈的培养,对得起生我养我的黄土地,对得起看着我长大的父老乡亲。更要对得起关心爱护我成长死去的母亲和爷爷,我要为咱穷苦百姓争光,为咱范氏家族争气,继而风光无限出人头地光宗耀祖。”

承裕在公安局上班,妻子马梅兰做些小买卖,儿子雪冬在学校读书,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闲暇无事,妻子总觉得家里少了什么。原来她想要个女儿,在她看来,儿女双全才是一家美好幸福的向往。她多次提出要再生个女儿,可眼前计划生育的政策是绝对不允许的。计划生育是一项很强硬的国策,任何人不得违反。农村超生二胎,就要扣地罚款。城镇干部职工超生二胎,轻者处分罚款,情节严重者,还要降级降职,甚至开除公职。要是再生个女儿,罚款是小事,就怕开除公职。苦拼打闹了十来年,最后落结个因为超生开除公职得不偿失。妻子苦思冥想之后,也只好作罢。要个女儿似乎成了她期盼中的一块心病,用个什么法子才能得到一个女儿,成了她心目中耿耿于怀的奋斗目标。她期盼着有朝一日,政策允许了,好再生一个伶牙俐齿的好女儿。这一日,马梅兰又和丈夫承裕谈论起养闺女的好处来。她滔滔不绝地说道:“养闺女就是好,女儿是娘的小棉袄。你看刘玉龙生养了两个女儿,大姑娘给父亲买回了猪羊肉,二姑娘给母亲买回了新衣服。再看那过时过节,有女儿的就是好,这个给爹妈买些好吃的,那个给家里买些好看的。用不着父母操心,两个女儿都能给你安顿置办齐全。养个儿子就是个扬名留后世,打脑子拼命好不容易娶过了媳妇。孝敬的媳妇还好说话,过时过节能眊一眊你两个老圪赘,不骂你老枪崩老圪泡就不错啦。能指望儿子媳妇孝敬老俩口,那可是打上灯笼捉跳蚤——真难找。你没见张家的媳妇打乱婆婆的玻璃,李家的媳妇不给公公看病。更有甚者,摔盆子殃碗,红打接黑闹,打公婆,骂小叔,咒小姑,闹得左邻右舍鸡犬不宁,亲戚六人朋友弟兄断绝关系。要这等媳妇,真能把你活活气死。人常说有儿万事足,无官一身轻。养儿子就是为了顶门垫户,延续香火。实际上,养上个赖儿还不如养个好闺女顶用。”承裕接着说:“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。可是咱们中国人,养儿防备老的观念十分强烈。一家一户,春耕秋收。没有个儿子,怎么能传宗接代?中国从古至今,都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。那一家不是靠儿子延续香火?那一家不是靠儿子顶门垫户?那一家不是靠儿子光宗耀祖?有了儿子就有了希望,有了儿子就有了盼头,有了儿子就有了兴旺发达的目标。养女儿也不错,孝顺父亲,疼爱母亲。能接济关照父母的衣食住行。有个头疼脑热,闺女立马会请医问药。家里确这短奈,用不着安顿,闺女就会给你备办齐备。春夏衣食,秋冬吃喝,当闺女的细心,照顾得全面周到。养个儿子就不同了,有钱的他大大咧咧给你扔下一沓钱,你们自己花去吧,买什么他也不操心。养上个没本事的儿子,那叫操不完的心,受不够的罪。还得遭受媳妇无端的谩骂,甚至挨打受气。”

俩口子睡在那里,细说着生儿育女的优胜劣汰,品味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。絮叨着拉扯儿女的艰辛,谈论着岁月沧桑的无奈。马梅兰心中仍然琢磨着怎么样才能有个女儿呢?

也许是命中注定,也许是偶然巧合。一九八九年,马梅兰到集宁贩运白酒。在桥西一户人家吃饭,闲聊中得知,有一个刚出生的小女孩要给人。马梅兰和同行的亲戚,一同前去观看。见了这个襁褓中的婴儿,长得虽然瘦小,缺也干净。问询了出生日期与生辰八字,是个属蛇的女孩。她就有了主意,要抱回去自己抚养。随即装好白酒,路过桥西就将女婴抱上回到家中。这个女人胆子太大,什么事情都敢干。随便抱养孩子这还了得!随意超生二胎,轻者罚款,重者降级开除。马梅兰脑袋转得就是快,我的妹妹马爱莲不会生养,我给她抱个女婴有什么错?你还别说,她的话还真管用。丈夫承裕对她也只好听之任之,已经抱回来了,只好先由岳母哄着喂奶粉。这个女婴是十月生的,承裕给起名叫雪莲,意喻傲雪斗寒,峥嵘挺拔,冰清玉洁。别人问起来,就说是给妻妹喂养的。妻妹马爱莲也确实喜欢这个女婴,时常过来抱起来哄着。孩子也一天天长大,毛病也一天天凸显。过个七八十来天,这个女婴的肚就涨得了不得。然后就是一鼓劲呕吐,一吐就是多半盆子。里面就有一些不规则的呕吐物,象圆形的、棱形的、椭圆的块状磨合物。这究竟是什么毛病,女婴一吐就脱水。医院打针输液,医生也查不清这是什么毛病。女婴抱回来三个月的时候,有一次吐的非常厉害。请医生诊断治疗,医生摸着女婴微弱的脉,看着呕吐消瘦的身体,女婴脸色铁青,面无血色。呼吸急促,到了有死无活的程度。医生给注射了止吐的药物,看一看她能不能活到明天。这无疑是晴天霹雳!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拉扯的女婴,有个三长两短,这可怎么办?马梅兰的眼睛哭得红肿如血。不管咋说,就是要债鬼,也要给她吃饱再说。岳母又给女婴喂了一奶瓶奶粉,女婴竟睡得挺香,瘦小的脸上露出了红润。这个苦命的孩子终于闯过了九死一生的第一关。好不容易拉扯到三岁时,就到呼和浩特市检查诊断治疗,女婴的姓名就叫李雪莲。医院,托一个亲戚的医生,住院查了半个月,也没有查清楚女婴患得是什么病。没办法只好打道回府,以后看情况再说。女孩病根没有除,隔三差五还要吐。

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也许是命运的凑巧,也许是苍天的惠顾。马梅兰给妹妹马爱莲拉扯的女婴,身体不太好,又是个病秧子。好在马梅兰能吃苦,不怕累,有钱治。她的妹妹马爱莲身患血小板减少紫癜,没法生养。抱养个孩子天经地义,无可厚非。可这命运就是如此安排,妹妹临死给姐姐马梅兰做了一块垫背的砖。为姐姐拉扯女儿牵线搭桥。马爱莲紫癜病复发,等待丈夫,躭搁数日,一病不起。医院强行输血已经无济于事,医院。马爱莲去世,马梅兰名正言顺地抚养妹妹遗弃的女孩,承裕去公证处办了收养公证,到计划生育办了抚养二胎的手续,在公安局顺理成章落为城市户口,承裕户口上正式增加了女儿范雪莲。

马梅兰虽然名正言顺有了女儿范雪莲,可揪心的是隔个十天半月,就要呕吐一次。身体挈带吃得好看了,就要病一场。一吐就是一脸盆,一吐医院输液。习以为常的毛病,无休无止的输液。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总不能就这样无休止地住院看病吧?实在不行就再去呼市检查诊断治疗。

这一次她们住进医院。经过检查,钡餐造影,初步诊断为先天性幽门狭窄。需要做手术,将狭窄的区域扩张。一个五岁的孩子,一个幼小的生命竟要遭受这么多的磨难?这究竟是苍天的报应,还是孩子一生中应该经受的折磨?好在查出了病因,做手术能够根除隐患,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。那就赶快开刀吧!医院手术室外,焦急地等待着。医院走廊里不停地走来走去,母亲马梅兰躭心地瞅着手术室,生怕有什么闪失。吓得一颗心咚咚直跳,两眼茫然不知所措。手术如期进行,而且异常顺利。三个小时后,雪莲推出了手术室。昏迷沉睡中的雪莲,说着谁也听不清的胡话,什么飞机呀大炮呀,还有火车轮船什么的等等。雪莲昏睡半天后,终于清醒过来。液体在一滴一滴的不停地滴答,时间在一分一秒中不断地流逝。母亲马梅兰问:“雪莲你疼不疼。”疼痛中的雪莲咬紧牙关,奶声奶气坚强地说:“我一点也不疼。就是嘴苦的厉害,想喝点水。”妈妈安慰她说:“雪莲你要忍耐一下,坚持就是胜利。医生说手术病人不能喝水。要等到上下通了气才能喝。”母亲马梅兰用棉球蘸着水,涂抹在雪莲干燥的嘴唇上。雪莲用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嘴唇,满意地开心地笑了。尔后,雪莲笑着点了点头,紧紧地抿住了嘴。看着输液瓶滴答滴答地缓慢均匀的滴着液体,躺在病床上的她动也不动。这一躺就是十几个小时,一天要输三千克营养液,还有其它药物。手术三天后通了气,她才稍微喝一点水,六天后喝一点米汤。十天后,她们一家高高兴兴地回了家。这一回,终于根除了雪莲身上的病根,使她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。焦虑操劳的母亲,牵肠挂肚的父亲,也就放下了一颗躭心挂念的心。

雪莲的毛病找到了,威胁生命的病魔根除了。孩子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,母亲马梅兰的眉头也就渐渐舒展了。她逢人就夸,医院多么好,医术如何高。简直就是手到擒拿,药到病除。你们现在看雪莲活蹦乱跳,什么毛病也没有。雪莲的健康,牵动着全家人的心。姥姥更是心疼的了不得,她一手拉扯着这个病怏怏的孩子。从女婴喂奶到呀呀学语,从感冒发烧到头疼脑热,从肚胀呕吐到住院输液,她白明黑夜守护在雪莲的身边。雪莲就是一声咳嗽,一个嚏喷,姥姥也知道这个孩子又有了什么毛病。现在好了,姥姥高兴地逢人就说,我们外孙女的病看好了,我领着也放心了。

从第一次到呼和浩特市诊断治疗,医院手术治疗。牵动着哥哥纯真的心。一个念书的孩子,刚刚十六七岁。医院跑,看看妹妹睡在病床上,艰难地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他心里感到无比痛心和难过。他要是能替换的话,情愿自己挨一刀,以减轻和换取妹妹的痛苦。这是多么无私的兄妹爱!这是多么纯真的兄妹情!

母亲马梅兰为了抚养拉扯雪莲,那可是费尽了心血,熬白了头发。从一开始抱回来,就没有一天舒心过。起先是怕丈夫怪怨,一不打招呼,二不和商量,三要自作主张,将一个来历不清的女婴抱回家,还是一个病怏怏看不好有毛病的孩子。除去深刻的自责就是无端的悔恨,这究竟是为什么?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孩子的哭闹,牵扯着母亲的心。花钱多少到是无所谓,就是这闹不清的病,是母亲马梅兰的一块心病。为了弄清原委,她与亲戚专程赶往集宁,找到当初抱养孩子的人家,问寻原因,是不是孩子有了病治不好,你们才无故要送给别人?后又察摸问寻,费尽周折,终于找到了女婴的生母,这个女婴为什么送人?是不是当初就有病没法医?还是另有其它隐情?经过再三询问,得知孩子的父母是超生第三胎,不能抚养,只好送人。收养的这户人家,实际上已经得知女婴,就是有呕吐的毛病。况且给她的妹妹抱养,妹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不愿意再费力把气拉扯这个有病的女婴。寻根问底,终于弄明白这孩子的身世和得病的原因。母亲马梅兰的决心有多么坚定,只要不是不治之症,哪怕砸锅卖铁倾家荡产,我也要给她看好病。谁叫我们母女有缘?谁叫她这辈子来到了我的手上!雪莲的病一直看了五六年,打针吃药无期数。腹胀呕吐时有发生,打针输液成了家常便饭。农村来到城镇的父母,医院的医生这般熟悉,诊断治疗雪莲病痛的次数可想而知。雪莲的一次次呕吐,母亲一次次揪心;雪莲一天天长大,母亲一日日欢乐;医院病房,母亲的双眼盯着孩儿泪流满面;雪莲的疾病除了根,母亲轻松愉快长出了一口气,扬眉吐气笑开了花!

抚养拉扯女儿的艰难,就像《母亲》歌词中唱得那样:

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,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,

你爱吃的那三鲜馅有人他给你包,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。

啊这个人就是娘,啊这个人就是妈。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。

不管你走多远,无论你在干啥,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咱的妈。

你身在那他乡住有人在牵挂,你回到那家里边有人沏热茶,

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他掉眼泪,你露出那笑容时有人乐开了花。

不管你多富有,无论你官多大,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咱的妈。

啊这个人就是娘,啊这个人就是妈!

六十、娶川女改换旧门庭

乡村抱怨恩爱绝,城市挣钱日月长。

费尽心血育儿女,世事难料两渺茫。

春天悄悄地来到了人间,赤裸裸的树木,在一阵阵的寒风中颤抖。沟渠里去年秋天的败叶已经腐烂,嫩绿色的苦菜花在潮湿的草丛中探出头来。广袤的原野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勤劳朴实的庄稼汉,忙碌着串换籽种,整修犁耧耙蘑,他们期盼着风调雨顺的好年景,播种着丰收与希望!

七十多岁的薛翠娥,一大早就起来了,忙碌着一大家的早饭。这个苦命的受苦人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。她从十八岁嫁到范家,就享受过几天好日子。先是伺候丈夫和一大帮小叔子,紧接着拉扯自己的三儿两女。好不容易熬盼着儿女们一天天长大,男婚女嫁过几天舒心的日子。谁知道,大儿子钱贵媳妇离了婚,丢下三个不成器的孩子,还得当奶奶的拉扯。如今大孙子承裕已经生男长女,三儿子财旺罹患癌症病亡。塌下饥荒撒手而去,撇下三个孙女谁拉引?奶奶费尽千辛万苦,饥一顿饱一顿,好也吃赖也香,短短七八年的时光,将三个孙女拉扯成人。三个孙女一个个长得亭亭玉立,含苞欲放。姊妹三个长得苗条俊俏,一个比一个漂亮袭人。人们都在夸她奶奶为抚养孙女费尽了心血,熬白了头发。是个有志气了不起的好老人。薛翠娥确实为范家立下了汗马功劳,抚养了三男两女,又拉扯了六个孙子孙女。

眼下,财旺丢下的三个闺女奶奶已经拉扯成人。最愁怅的是二孙子喜云,二十七八了,还娶不过个媳妇。在陶林县偏僻贫穷落后的后山地区,男青年超过二十四五岁,就很难找对象。如今,喜云已经二十八岁了,更加难找媳妇。这可愁坏了七十八岁的奶奶,六十多岁的父亲更是一筹莫展。俗话说儿大了娶,女大了聘。青年人到了婚配的年龄,不娶不聘,当父母的一辈子也不歇心。奶奶虽然隔着辈份儿,更比当父亲的着急上火。孙子一天娶不过媳妇,奶奶就一天不歇心。这不吃过晚饭,娘母俩又拉呱起喜云找对象的事情。薛翠娥道:“你看咱们喜云子,不眉秃,不眼瞎,长得周周正正,身高树大。能说会道,受苦又踏实肯干。做营生虽然腿迟脚慢,憨厚朴实,但待人热情实在。怎么就娶不过个媳妇呢?”像是自个说,又像是说给别人听。儿子钱贵接过话头唉声叹气说道:“如今新社会,九十年代。人们的眼光那是朝前瞅,年轻的姑娘不仅看你后生有没有真本事。还要看你家庭经济状况薄与厚,有没有发展潜力。咱们的喜云儿,二五一十是个老实疙瘩。憨厚朴实不顶用,耍滑吊嘴才能吃得开。勤谨实在能挣几个钱,腿迟脚慢赶不上热饭。咱们喜云子,在农田地里头受苦倒是一把好手。可种庄稼好年景能打闹个吃饱穿暖,赖年限连个嘴都糊不住。就靠种庄稼,什么时候也发不了财。庄户人娶个媳妇那倒不容易,苦亲戚害弟兄,这个抓那个借。不够的话,还得到信用社贷款娶媳妇。媳妇是敌人,不娶还不行。谁不见儿子娶过媳妇忘了娘,娶亲时塌下的饥荒儿子媳妇分文不给当爹的打;谁不见父母亲含辛茹苦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为儿筹备结婚钱,却遇上了亲家是多多益善漫天要价庇净榨干填不满的无底洞;公公婆婆把媳妇当成亲闺女对待,到头来有个一差二错,媳妇照样将你们老俩口骂个狗血喷头刀劈斧剁天打五雷坠;更有甚者媳妇骑着婆母劈头盖脸拳打脚踢甚至棍棒捶;谁不见公公婆婆哄着孙子亲得犹如命根子,哪怕上天摘星星,下海逮乌龟,只要能探得见摸得着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;谁不见对待儿子与媳妇,父母亲就是掏出真红血,媳妇仍然说你是梳木水!不管咋说,媳妇如何还得娶。媒人寻了七八十来个,媳妇相看了一篮筐。一个也没看对,半个也没相成。这就奇了怪了,好端端的大后生,就找不下个老婆?”母亲薛翠娥听了儿子钱贵发了一顿唠叨感慨,也无比惆怅。圪铥搬沓说道:“九十年代娶媳妇,可不比寻常。娶一个媳妇,哪得累断父母的脊梁。听人家说,如今的娶媳妇的代价更高。要什么七十二条腿。就是桌椅板凳沙发立柜组合家具的腿数,达到七十二条(折合十八件家具)。还有三转一拧(缝纫机、自行车、手表和收音机),外加金银首饰(金耳环、金戒指、金项链)。最后还得钱来办(彩礼钱、订婚钱、衣服钱、过节钱、赶交流钱,离娘钱、开脸钱、上车钱、下轿钱)等等,不一而足。人老了也说不清楚啦。反正都得钱。”娘母俩个议论着给喜云找对象娶媳妇的事情,商量着怎样度过这艰难困苦的生活?接下来便是茫然的惆怅和无尽的愁苦……

承裕这几年的光景倒是过得挺滋润,妻子马梅兰能吃苦,贩卖烟花爆竹也挣了不少的钱。小日子过得是锻被面刺绣——锦上添花。儿子雪冬上学读书成绩优秀,女儿雪莲的疑难病症也看好了。一家人欢天喜地高高兴兴地过着快乐无比美满幸福的生活。待在农村种地为生的奶奶身体硬朗,父亲虽然气喘咳嗽,也能参加农田劳动。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兄弟喜云怎样找对象,这无疑成了全家人的一块心病。这几年,承裕凭借自己认识人多交际广的有利条件,已经十几次领上兄弟相看对象,可往往是去相看的时候蛮有把握,回来以后就没有了下文。有的还是七扭八拐的亲戚,一说是承裕的兄弟都说让她们见个面再说,可一见面就如同泥牛入海无消息。是自己的兄弟长得丑,还是对方的条件太高贵。反正是一次次无畏的空跑,一次次不尽的失望。好烟好酒糖块买了无期数,相亲的希望却是很渺茫。但凡能靠得住的亲戚朋友,承裕都要托付下点功夫,给弟弟擦摸个对象。十有八九也是不见回音杳无音信。难道兄弟找对象就这么难?还是他的姻缘没有到来?月下老人究竟在哪里穷忙活,为什么不帮助喜云找个媳妇?是我们做的不够虔诚?还是茫然中有什么羁绊?一个人赤条条来到人世间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。难道说他的姻缘在千里之外,莫不是需要千里姻缘一线牵?

有的说,婚不动拜喜神。有的说,婚不动打大瓮。一九八八年秋天,高山林场的四润要给喜云说媒。他就娶了一个四川侉子,他要亲自给喜云从四川往回领一个媳妇。一家人喜出望外欢天喜地,忙着给媒人四润拿烟端茶。临行前,奶奶薛翠娥千叮咛万嘱咐孙子喜云,甚不甚拿好钱,不要让侉子骗了。能找成媳妇就领回来,找不成也要及时报平安。父亲钱贵安抚儿子喜云道:“四川来内蒙古找对象的不少,但五花八门的骗子也不少。有的冒充兄妹俩找对象放飞鸽;有的称呼姑舅兄妹骗钱财;更有甚者丈夫领上妻子找婆家,拿上彩礼钱女方一去不回头;还有的后山愣头青,领上个四川媳妇到大城市买衣服,转了几个商店,绕的愣头青眼花缭乱,分不清东南西北,四川女人已经远走高飞。还有些四川女人像下蛋的母鸡,走一处嫁一家生一个……你们两个出门在外,千万要多长个心眼。”因为两个后山年青人,没有出过远门,不知道山高路远。更不清楚路途中有何凶险,谁知道马高蹬短水深火热?带着全家人的期盼,带着好心人的希夷,他们弟兄二人,千里迢迢踏上了茫然的西蜀之行……

出门远行客,路途何其苦?在家哥与父,四处筹钱走。二十多天后,喜云和媒人安然无恙回到了阔别多天的家乡,喜云美滋滋地领回了一个四川媳妇。这个四川媳妇长得不算高,胖乎乎的有一米六左右。长着一对灵巧的眼睛,黑黝黝的头发盖满了圆乎乎的脑袋。肉敦敦的双手显示出聪慧与勤奋,宽阔的眉头渗透出聪明伶俐。一同来到内蒙后山的还有媳妇的父亲与哥哥。当天夜里,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酒菜。庆贺喜云领回了一个四川媳妇,庆贺远道而来的亲戚。天南地北,千山万水,远隔几千里。西蜀山乡南蛮女,竟然看对北疆荒村壮实汉。这就是前世姻缘?这就是命中注定?难道说这是茫茫世界无定数,这就是千里姻缘一线牵?喝不尽的相亲酒,唱不完的欢乐曲。赞不够的美姻缘,夸不到的新亲戚。直喝到半夜时分,只喝得东倒西歪天昏地暗……

喜云娶过了四川媳妇李秀菊,俩口子过上了恩恩爱爱的日子。西蜀山区的女孩子,挺吃苦能受罪。虽然来到北部荒蛮之地,她慢慢地适应了当地的生活习惯。和喜云一起爬田舍地的干农活,灰尘泊土的受重苦。庄稼地里的农活,不长时间她就全部学会了。锄耧拔割,样样农活都能抬得起放得下。一年以后,她们有了一个活波可爱的女儿。日子虽然过得苦,但是两个人抛闹着穷光景,也过得其乐无穷。三年后,李秀菊的父亲因病离开了人世。她们又把年迈体弱的母亲和一个哥哥接来后山落户居住,减轻了李秀菊的思亲之苦。她的母亲与哥嫂一同搬来与她们团聚,相互之间既能照顾,又能减轻千里探望之累,李秀菊也能更好地安心在后山生活。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范喜云与李秀菊,结婚已经三年多了。李秀菊一口地道的康贝尔话,外人根本闹不清她是不是南蛮女,只道是土生土长的农家女。夏锄秋收之间,庄户人是个消停的时候,庄稼汉除了精喂牲口,剩下就是压青地。忙完了这几天,她们就可以缓口气了。闲暇之余,范喜云与李秀菊拉呱起家庭的生活琐事。她们俩口子计划着再生个男孩。因为,在广袤无际的后山农村,计划生育政策规定,第一胎生了个女儿,允许生第二胎。范喜云对妻子李秀菊说:“生活在农村,没个儿子干不成。女儿当然不错,读书识字,将来考个好大学。有文化,学本领,一样能孝敬父母。农田耕作,拿轻夯重,没有个强壮的男劳力怎么行?养个儿子不仅指望他养家糊口养育父母,更主要的是希望他顶门垫户传宗接代。有出息的儿子还能为家族增添光彩光宗耀祖。”李秀菊快嘴急舌地抢白道:“你想的倒美,我能给你称心如意地生个儿子?那可说不准,说不定又生个女儿呢?人世间难卖个趁心如意丸,谁知道我能给你生个甚?儿子也好,闺女也罢,生个儿子当然好,既能养家糊口顶门垫户,又能传宗接代光宗耀祖。何乐而不为?那就看你们姓范家的造化了,不知道你们祖坟的德行如何?祖宗前辈是否行好积德?我只好听天由命,顺其自然了。生个女儿也不错,姊妹两个相互有个照应。长大嫁人后,相互都有个依靠。女儿更能孝敬父母,衣食住行吃穿用度用不着父母操心。后半辈子,你就等着享清福吧。就看你有没有那样的命,我跟上你少受罪就阿弥陀佛啦。”范喜云说:“我的命不好,三岁时死了娘。是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,二十八岁才遇上了你这个有福的人。不然的话,我至今还得打光棍。自从娶了你,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。现在虽然家庭比较穷,只要咱们夫妻团结一条心,黄土也能变成金。种好地养好畜,勤劳就能致了富。不怕穷困潦倒,就怕懒惰睡觉。只要咱们两人勤谨,爬田舍地苦受,就不愁挣下个万贯家财。”李秀菊道:“我一个南蛮女,千里迢迢来到你们后山来。一不图你家境丰盈,二不怕你懒惰学坏。你既然娶了我,就要当个光景的过。吃苦受罪我不怕,怕的就是没志气,缺辛苦。只要扑倒身子受苦,用不了三五年,咱们就能过上好日子,不信咱们走着瞧。”小两口计议已定,开始付诸行动。夫妻二人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。春天忙着种庄稼,黄风黑土不停歇。夏日头顶毒太阳,挖沟填渠挣钱忙。秋收挥镰割小麦,腰酸腿疼多打粮。冬雪寒风刺骨凉,养畜积肥家兴旺。这年冬天,她们的儿子降生了,这个倔强的孩子哭喊着来到了人世间。命运之神的安排是那么奇巧,送子观音的眷恋是那么真诚。三天后,洗净脸面上的胎痂与污垢,露出了稚嫩的肉脸,眯缝着两个眼睛。母亲李秀菊用手轻轻地扒开右眼一看,眼睛转的活嘟溜溜,可左眼睛上好像长着一层灰皮。老天爷啊,这可怎么办呀?您既然降福托生给我一个儿子,为什么偏偏弄坏了一只眼睛。这叫他长大怎么面对五彩缤纷的世界?还是我们在什么地方得罪了送子观音?竟给我们带来这无尽的苦难!也不知我们得罪了何方神圣?竟如此降罪我们这些无知的穷民百姓?后寻医得知,什么也不要怪怨,而是怀孕后随意吃药造成的后果。母亲一时的疏忽大意,给儿子造成终身遗憾。不管咋说,反正喜云现在是儿女双全。眼睛有点毛病,长大后,再找医生治疗。实在不行,戴个变色镜,也能风流倜傥。

眼睛残疾的儿子一天天长大,她们夫妻的关系却一天天恶化。两个孩子虽然都上学读书,可喜云总觉的儿子的眼睛长大是个麻烦。影响他看书学习不说,将来找工作娶媳妇都有障碍。可眼下除了供养两个孩子读书外,也没有富裕的钱给儿子看眼病。媳妇李秀菊看见丈夫喜云,说话办事推不前囊不后,没一点出息。就知道个以老为实死受,什么时候才能扬眉吐气的活出个人样来?俗话说,女人活得个悄妁,男人活得个调掇。我心灵手巧怎么就找了个大南沟的灯枢子木头圪蛋。女人嫌弃男人,左看不对,右看不好。就连做营生也是这也没做对,那也扯球捎。磨道不愁寻个驴脚踪,做的再好也能给你挑出毛病来。俩口子就这么凑乎着过光景……

牧羊人的漫瀚调高亢激昂震山撼岳漫山遍野如诉如泣:

二尺五毛毡半炕炕哪个铺,满肚肚的冤枉话说不出口。

麻绳绳捆得我胳膊腕腕疼,马鞭鞭打得妹妹浑身身肿。

你再不要瞎眉绌眼往家跑,俺灰男人磨快一把铡草刀!

咱娘家青蓝雾罩像一座城,婆家哇灰塌尔乎像一座坟?

针尖大的窟窿椽头粗的风,我和哥哥咋好也成不了亲!

伤心的泪蛋蛋它顺脸脸流,先死的容易哪个后死的愁!

(未完待续)

范天云的长篇小说《后山儿女》堪称“山药蛋派”“新乡土文学”中之佼佼者。这部长篇以章回体形式和山药蛋味儿十足的方言土语描摹“后山人”——主要是农民充溢着“土腥气”的乡间生活,讲述普通农民“九滚十八跌”的生存故事,发掘和破译渗透着人类共性和人物个性的生命密码,富含着令人惊艳的历史容量、情感容量和社会容量,其通俗性、趣味性、艺术性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。真可谓妙趣横生,引人入胜。尤其是作家对“前后山”地区民俗民情的谙熟和研究让人暗服。

我以为,作者范天云和他的长篇小说《后山儿女》理应引起、也一定会引起晋、蒙地区文坛的高度重视。同时,借助“网络小说”的传播力度,也一定会引起内蒙古前后山地区乃至晋北、冀北地区亿万读众的阅读热潮。

当然,文无完文,艺无止境。粗浅而言,觉得范君在方言土语的运用和提纯方面似有一定的提升空间。至于全文的整体结构、人物个性的连续性、故事发展的合理性以及宏大叙事的场面把控等诸多要求,由于笔者近期诸事纷杂还未能通读全篇,自然没有资格发声。

笔者与范天云先生从未谋面,感谢老友——察右中旗文联主席张文杰先生将范君的长篇发至“东方国韵”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